第042章 吵起来了

+A -A

  第042章

吵起来了

  五长老见他两吵起来了,一点也没有出言打断的意思,反倒在一旁悠哉悠哉地喝着清茶,好整以暇地看热闹。

  大长老直接无视。

  叶鹤之觉得作为掌门,他应该要当着小辈们的面维护一下身为他们身为长老的形象,便咳了两声以作提醒。

  然而,争吵中的三长老跟四长老都当做没有听见。

  三长老一想到那整日逃课,在天元宗里招猫逗狗的展月鸣跟元斐,当即呵呵哒了,“你看看展月鸣跟元斐,那两孩子也是天资难得的,结果跟了你,让你教成了什么德行。”

  他的关门弟子方知行就非常懂事。

  这段时日没有去寻夫子的课堂读书,那也是因为方知行自小出身名门,不需要再学,再便是方知行一直在钻研该怎么在天元决有进一层的突破之上。

  且三长老觉得,方知行的天元决即将得到突破。

  只需再等几日即可。

  四长老一听这话,立即不乐意了。

  他的两个关门弟子也是极其优秀的,尽管他平时总说那两崽子没出息,不务正业,但此时关系到他的脸面,他不能不维护自己的面子。

  “展月鸣跟元斐多懂事啊,他们是脾气比较顽劣,可在天元宗也没闯出来什么没有办法收拾的烂摊子啊。

再说了,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而且,你当年不还老扮作文采斐然的翩翩佳公子,往风月场所跑吗?”

  一翻起旧账,三长老就没办法理直气壮说四长老不靠谱了,“谁跑了……”

  四长老:“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年被一个风月场所的姑娘弄得躲在天元宗不敢出门?”

  三长老:“……”

  大长老扶额。

  他不认识这两货。

  五长老同款扶额表示,她也不认识。

  这两货能当她的师兄,绝对不是因为他们天赋绝佳,在天元宗内德高望重,而是因为走了狗屎运。

  叶鹤之咳嗽的声音愈发大了。

  形象,注意形象啊!

  阿厌站在一旁,听着三长老跟四长老互相揭短,只觉得津津有味。

  她从闻清辞手里拿过一颗葡萄,小手撕开外面那层薄薄的皮儿,露出甘甜的果肉。

  鼻尖,皆是葡萄的甜香味。

  闻清辞对这一幕早已见怪不怪,他猜到三长老跟四长老吵起来没半个时辰是没办法停歇的,便拉过阿厌软软的小手,走到一旁的空位坐下。

  阿厌沾着葡萄汁儿的小手扯了扯他的青色广袖,将剥好皮儿的葡萄送到他面前。

  闻清辞微愣。

  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他不好接受阿厌的好意,便握着她的手,将她剥好的葡萄送到她的唇边,“我不饿。”

  阿厌张嘴,只好自己吃了。

  等三长老四长老吵得差不多了,叶鹤之无奈地拍了拍桌子。

  三长老:“……”

  四长老:“……”

  叶鹤之望了眼坐在一旁吃葡萄的阿厌,略过形象碎成渣渣的三长老跟四长老,将视线落在大长老跟五长老脸上。

  五长老一笑,她是挺欣赏阿厌的,可她的弟子都是女弟子,“掌门,我有心无力。”

  大长老:“方必清跟张已足够我头疼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奉打更人极品全能学生踏星伏天氏第九特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斩月红楼之快活人生我能提取熟练度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我那夫君柔弱不能自理 第042章 吵起来了